Bankless:解析以太坊统一架构的协同效应

avatar
火星财经
1个月前
本文约3947字,阅读全文需要约5分钟
小而强大的L1组合是开创L2最宏伟设计空间所必需的基础。

原文作者:David Hoffman

原文编译:火星财经,MK

在 2015 年至 2017 年期间,比特币经历了「区块大小战争」的内部冲突,这是比特币历史上的一次关键时刻。在这场争论中,两个派别——即「Big Blockers」和「Small Blockers」——对比特币网络的合适扩容策略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以确保比特币网络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

Big Blockers 主张将比特币区块大小从 1 MB 增加到 8 MB,以提高交易吞吐量并降低交易成本;

而 Small Blockers 则主张保持区块规模较小,他们担心增加区块大小可能会对普通用户的操作和验证造成困难,从而损害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特性。

最终,Small Blockers 提出了一种名为 SegWit(隔离见证)的替代方案,该方案通过优化区块内可容纳的交易数量而非直接增加区块大小来解决问题。SegWit 也为第二层扩展解决方案(即 L2 扩展)打开了大门。

为了凸显这些观点,Small Blockers 提出了以下两种扩容策略:一是增加区块密度,允许在同一空间内容纳更多的交易;二是为分层扩容策略创造空间,为功能性链下扩容解决方案铺设道路。这正是争论的核心:是增大块的大小还是限制块的大小并强制扩展到更高的层次?

延续至今的 Small Blockers 与 Big Blockers

区块大小的争论在加密货币的历史中反复出现,并延续至今。虽然我们不再将这两个派别简单地称为 Big Blockers 或 Small Blockers,但这两种不同的理念观点仍然存在于各个 L1 生态系统的文化和信仰体系中,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

在当下的时代,Small Blockers 与 Big Blockers 的辩论在以太坊与 Solana 之间展开。

Solana 阵营认为以太坊的交易成本高昂且交易速度缓慢,难以实现全球链化。在交易即时性和免费性实现之前,消费者不会接受加密货币,因此我们需要在 L1 设计中尽可能多地容纳交易。

以太坊阵营认为,这是对去中心化和可信中立性的根本妥协,创造了一组神圣的赢家和输家,并最终形成了我们试图摆脱的同一套社会金融分层。相反,我们应该专注于增加 L1 块的密度和价值,并强制缩放到 L2。

这场辩论并非新兴事物。尽管加密环境不断变化、适应和发展,但关于「small block」与「big block」理念的争论始终如一。

复杂块与原始块

以太坊的「从零到一」的创新是在区块链中引入一个虚拟机。与之前的所有链都不同,以太坊缺乏这一关键元素,而是试图通过单独的操作码来添加功能,而不是一个完整的虚拟机。

早期的比特币理念家对这种选择持有异议,因为它增加了系统的复杂性和攻击面,并提高了区块验证的难度。

尽管比特币和以太坊都坚持「small block」理念,但虚拟机范围的扩展仍然在这两个社区之间造成了巨大的分歧。快进到今天,你可以清晰地看到现代区块链理念中一些最大社区之间存在的一个明显的分歧。

Bankless:解析以太坊统一架构的协同效应

「区块大小」实际上包含两个变量:区块大小和每次区块数。区块大小实际上是「吞吐量」或「每秒数据数」。尽管这种观点在 2024 年可能仍然存在,但我认为这四个 L1 区块链在 L1 架构中代表了四种不同类型的有效逻辑结论。

比特币因受到严格的限制而牺牲了 L1 的扩展能力。以太坊在 L1 上受到一定的限制,但通过增加 L1 功能为不受限制的 L2 区块提供了空间。Celestia 限制了其 L1 的功能,但最大化了其容量,迫使更多的功能推向 L2,并为它们提供了最大的构建空间(因此,其座右铭是「构建任何东西」)。Solana 在 L1 上几乎没有受到限制,最大化了 L1 的容量和功能,并限制了构建更高层次的能力。

功能逃逸速度

我的加密投资观点是,同时融合「small block」和「big block」理念的设计将在加密世界的权力游戏中获胜。

Small Blockers 和 Big Blockers 都是正确的。他们都有有效的观点。争论谁是对的没有意义——关键在于建立一个能够最大化两者的系统。

比特币作为一种架构无法同时适应「small block」和「big block」。「small block」派声称扩容将发生在第 2 层,他们将大块派指向闪电网络,让他们知道他们可以去哪里,并且仍然是比特币系统中的一部分。然而,由于比特币 L1 的功能限制,闪电网络没有获得足够的动力,大块派被束手无策。

Vitalik 在 2019 年发表的文章《Base Layers And Functionality Escape Velocity》中阐明了这些观点,并主张最小限度地增加 L1 的功能,以便产生功能性的 L2。

「虽然第 1 层不能过于强大,因为更大的功率意味着更大的复杂性,从而更大的脆弱性,但第 1 层必须足够强大,以便使人们想要构建的第 2 层协议成为可能。」

「保持第 1 层简单,在第 2 层弥补它」并不是区块链可扩展性和功能性问题的通用答案,因为它没有考虑到第 1 层区块链本身必须具备足够的可扩展性和功能性,以便真正实现这种「构建在上面」的概念。

我的结论:

我们需要超越「small block 最大化」的限制,以确保 L2 能够实现「功能逃逸速度」。

我们需要复杂的区块。

我们不应将 L1 区块的范围扩大到达到「L2 功能逃逸速度」的程度,因为这将不必要地损害 L1 的去中心化和可信中立性。任何额外的 L1 功能都可以推迟到 L2。

我们应坚持「small block」理念。

这代表了双方的妥协。Small Blockers 必须接受他们的块变得更复杂且稍微更难验证,而 Big Blockers 必须接受分层扩容的方法。

一旦达成这种妥协,协同效应将得到最大化。

以太坊 L1 – 信任之源

以太坊可视为信任的基石。以太坊 L1 利用密码学的最新进展维护其小区块理念,以实现更高级别的功能逃逸速度。它通过接受来自更高层次的欺诈和有效性证明,将无限的交易有效地压缩为一个易于验证的捆绑包,随后由去中心化的消费者硬件网络进行验证。

这一设计保留了加密行业对社会的基本承诺。普通的验证者能够核查专家和精英的权力,确保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进入该系统,没有人会因特权或偏见被排斥。

加密行业已经做出了理念上的承诺,而以太坊通过密码学研究和精湛的工程实践将这一理念转化为现实。

考虑底层的小区块和顶层的大区块,即 L1 上的去中心化、可信和可验证的区块,而 L2 上则提供高度可扩展、即时和低成本的交易!

与其视小区块和大区块为一个平衡的连续体,以太坊选择垂直地翻转这一连续体,以安全和去中心化的小区块为基础构建大区块结构。

Bankless:解析以太坊统一架构的协同效应

以太坊可视为大区块宇宙中的小区块锚。

以太坊允许 1, 000 个大型区块网络繁荣发展,这种协同效应在保持连贯性和可组合性的生态系统中得以展现,而非许多 L1 的碎片化。

Cosmos:失落的部落

那么,Cosmos 在这一观点中的定位是什么?Cosmos 并不严格遵循网络设计的任何一致性标准。毕竟,「Cosmos」并不代表一个实际的网络——Cosmos 只是一个理念。

这一理念描述了一个相互连接的主权链网络。每条链拥有绝对的主权,通过共享的技术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联合,并在某种程度上抽象其复杂性。

Cosmos 的问题在于,它过于重视主权,以至于无法有效地协调和构建自身,也不能分享彼此的成功。对主权的过度强调可能会给 Cosmos 的理念带来混乱和扩展的障碍。最大化主权未能有效地优化无中心化结构,因此,Cosmos 的理念仍然是一个小众观点。

主权逃逸速度

与 Vitalik 的「功能逃逸速度」概念相似,我认为也存在「主权逃逸速度」。为了使 Cosmos 的理念真正生根发芽,它需要在网络主权上做出边际妥协,以充分发挥其潜能。

Cosmos 的理念与以太坊 L2 的愿景基本相同。由独立的主权链构成的横向景观能够自由选择自己的命运。

Bankless:解析以太坊统一架构的协同效应

核心差异在于,以太坊 L2 通过在 L1 桥接合约上发布其状态根,牺牲了对以太坊 L1 的部分主权。这一小改动将以前的内部操作外部化,通过选择中心化的 L1 来结算它们的本地桥梁。

通过加密证明扩展 L1 的安全性和结算保证,从以太坊基础生成的无限 L2 在功能上成为相同的全球结算网络。这正是小区块和大区块理念间协同效应的精髓所在。

协同效应#1 :链安全

L2 链无需为自身的经济安全支付费用,消除了网络通胀的主要来源,将每年通胀率为 3-7% 的部分保留在各自代币的价值内。

以 Optimism 为例:以 140 亿美元的 FDV 计算,假设每年安全预算为 5% ,这实际上意味着每年有 7 亿美元未支付给第三方的外部安全提供商。事实上,Optimism 主网在去年向以太坊 L1 支付了 5700 万美元的 gas 费用,这一指标是在 4844 到来之前测量的,并将 L2 费用降低了超过 95% !

经济安全成本降至零,使得 DA 成为 L2 网络唯一有意义的持续运营成本。由于 DA 成本接近于零,L2 的净成本也几乎为零。

通过创造 L2 的可持续性,以太坊可以释放出对链市场需求的任意数量,创造比 Cosmos 模型更多的总链主权。

Conduit.xyz 每月 3, 000 美元可以为您建立一条连锁店。

Bankless:解析以太坊统一架构的协同效应

协同效应#2 :可组合性

L2 客户获取成本被边缘化,因为将加密证明结算到 L1 提供了所有 L2 之间的可靠链接。通过保留 L1 的结算保证,用户可以在 L2 环境中导航,而无需逐一验证他们接触的每个链条。当然,用户通常不会这么做,但相反,提供链抽象服务(如桥接、意图填充器、共享排序器等)的服务提供商可以提供更强大的服务,前提是他们对构建业务的基础有不妥协的安全保证。

此外,随着多个 L2 上线,每个 L2 都将其边缘用户吸引到更大的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形成用户共享的盛大节日。由于所有 L2 都会将其用户添加到堆中,随着网络的增长,以太坊用户的总「堆」会变得更大,使边缘 L2 更容易找到足够的用户。

尽管以太坊因「碎片化」而受到批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与其实际情况相反,因为以太坊是唯一一个通过加密证明将其他主权链拼接在一起的网络。相比之下,多个 L1 空间是完全碎片化的,而以太坊的 L2 空间仅因延迟而碎片化。

协同效应#3 :记账单位

所有这些优势都汇聚在以太坊的资产 ETH 上。随着以太坊生态系统的网络效应增强,ETH 作为货币的地位也随之增强。

ETH 成为其所有 L2 网络的记账单位,因为每个 L2 网络通过将安全性集中到以太坊 L1 中来实现规模经济。

简而言之,ETH 作为货币,是以太坊分形增长结算网络的一个组成部分。

结论

以太坊项目追求一个统一的、包容最广泛用例集的架构。这是一个为实现这一目标而构建的网络。

小而强大的 L1 组合是开创 L2 最宏伟设计空间所必需的基础。早期比特币的一个比喻是「如果它有用,它最终将建立在比特币上」。我完全认同这一观点,但将其应用于以太坊,因为这正是以太坊的优化目标。

保护加密行业的价值在 L1 上得以实现。

在加密货币的权力游戏中,以太坊投资的核心论点是,任何潜在的 L1 替代品都能更优越地作为 L2 来构建,或者作为 L1 的功能集成。

  • 是否追求光速共识?作为 L2,它的速度会更快。

  • 渴望一个完全私密的区块链吗?在 L2 层面,这样的构想将更为高效。

  • DA 作为区块链的未来?它不就是刚刚被供奉在 L1 中的吗?

最终,所有这些都会成为以太坊树上的一个分支。

原文链接

原创文章,作者:火星财经。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email;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推荐阅读
星球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