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all in mfers两年之后:it’s real fucking meme

avatar
Azuma
半个月前
本文约1548字,阅读全文需要约2分钟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mfers。

原创 | Odaily星球日报

作者 | Azuma

2022 年 2 月,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我为什么 all in 了 mfers》,记录了那个时间切片下我在 mfers 社区的所见所感,也“解释”(或许更像“自我说服”)了我为何会将 NFT 仓位全部押注于 mfers。 

之后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伴随着 NFT 叙事的降温,mfers 亦未能幸免,我个人也在漫长的下跌过程中两次割肉减仓,仅留下和人生队友用来作头像的两只。

写在all in mfers两年之后:it’s real fucking meme

从投资的角度回头去看,两年前的我无疑做了笔 shitty deal。你要问我是否曾经后悔,说完全没有那肯定是扯淡 —— 毕竟没人能够亏着钱傻乐 —— 至少在已入手心仪的 mfers 之后,单纯从获利心态出发而选择高位 fomo 这事就蛮蠢的。 

但如果问我对 mfers 的感觉有没有变化,我使劲儿想了想,好像也确实没有。

今晨 00: 42 ,随着 mfercoin 因创始人 Sartoshi 的一篇《a peer-to-peer electronic mfer system》而空降,围绕着 mefrs 的情绪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写在all in mfers两年之后:it’s real fucking meme

关于 mfercoin 一夜之间究竟涨了多少,谁谁谁因此获利了多少倍,mfers 持有者可以拿到多少空投,想必各位已从不断刷屏的信息流中有所了解,这里也就不赘述了。 

我昨晚睡的很早,所以错过了某位开盘不久即出击的 Mandy 老师的疯狂艾特,早上起来看见好些个群里冒着小红圈,第一反应是有些懵逼,接着便蹲了几十分钟来爬楼补课,一时之间甚至忘了去查自己拿了多少空投。 

这里多提一嘴 Mandy 老师,她曾是被我忽悠上车了 mfers 的头号“冤种”,从高位进场到下跌清仓一路亏损了大概 50 个 ETH,却在昨夜靠着 mfercoin 扭亏为盈,虽然回血这事没我半分功劳,但还是让我良心稍安了……

回归正题,对我而言,昨夜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有人在我起床的一瞬间蹦出来吼了一句“SURPRISE MUTHAFUCKA”!

写在all in mfers两年之后:it’s real fucking meme

一夜换新颜之后,mfers 最让我感怀的事情是多个曾经热闹非凡的 mfer 群聊的突然复活,但与 NFT 叙事正热时的群聊画像不太一样,这一次除了狂欢之外,还多了些重逢的惊喜。

这既是投资层面上 ETH 失而复得的重逢;也是许久未见的群友之间互道一声“卧槽,你 xx 还在啊”的重逢;对我来说更是在看到许多旧日破梗及表情包后,在死去的记忆攻击下与两年前的自己的精神重逢。

写在all in mfers两年之后:it’s real fucking meme

从两年前接触 mfers 至今,我站在记者岗位上看见了无数新的 meme 来了又去, 但 mfers 对我而言始终都有着独一无二的归属感,我也始终认为 mfers 就是最普适却又最独具个性的 meme 文化。

两年前的我曾着迷于 Sartoshi 在《what are mfers》中写下的“自由”宣言:

  • 比如“mfers do what we want” —— 换不换头像、买还是卖都是大家的自由,谁都不应该拿自己的尺子去苛责他人;

  • 再比如“我知道 mfers 有些非官方社群,但我就是不去” —— mfers 并不受 Sartoshi 的领导,每个 mfer 都是自己的主宰;

  • 再比如“这玩意儿三岁小孩儿都能画?哈哈,干杯 mfer~” —— 谁不知道呢?但谁又在乎呢?

 两年之后,我依旧觉得这说的太特么好了。

写在all in mfers两年之后:it’s real fucking meme

两年之前我曾写道“我并不是出于理性的逻辑而看好 mfers,而是出于感性的喜欢才选择了 mfers ”,时至今日这一感性依旧未变。 

在参加圈内各种项目的 Twitter Space 时,我总是会特别留意到挂着 mfers 头像的人;

在遇到 Web2 的 mfers 家人时,天生社恐的我也会想着要不要多聊几句;

今年年初,我在缅北边临小城的正经洗头房曾看到一本以 mfers 作为封面的书,我当时心想这也太特么 mother fxxker 了……

写在all in mfers两年之后:it’s real fucking meme

在两年前的那篇文章中,我曾提过一句:“我确实没有经历过 mfers 之前暴跌至 0.1 ETH 以下的那段日子,对此我不知道究竟是该感到幸运还是遗憾,幸运的是我在社区氛围最欢快的阶段入了场,遗憾的是没办法直接观察在不同行情态势下的社区情绪,也没能见证 mfers 是如何走出谷底的。” 

两年的 NFT 熊市啪啪教育了我:“没事儿别特么的瞎遗憾!”

回头过去看,你不得不承认不同的行情走势会对同一个社区的面貌造成截然不同的影响,mfers 也不会例外,但令我意外的是,随着 mfercoin 的意外降临,当社区内日渐平静的湖水被突然投下的石子激开涟漪,你会发现许多曾经熟悉的面貌仍然还在。

我不知道 mfercoin 的疯狂还会持续多久,但可以肯定上涨绝不是任何资产的唯一旋律,当 mfers 在更长远的周期内继续随着未知的原因或寂或兴,我仍然期望着能够与朋友及自己再次重逢。

很高兴再到见到你,mfers。

原创文章,作者:Azuma。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email;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推荐阅读
星球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