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NFT大盘点:比特蛙和它的朋友们

avatar
吴说
2个月前
本文约2334字,阅读全文需要约3分钟
越来越多的用户涌入BRC-20,推动Bitcoin NFT市场交易量和费用不断攀升。

原文作者:defioasis,吴说区块链

*注:本文撰写于 11 月 19 日,部分数据已经发生变化。本文仅作信息分享,不为所述项目背书,不作任何投资建议。

随着 Binance 上线 ORDI 以及 OKX Web3 Wallet 提供良好的 Ordinals 链上体验,越来越多的用户涌入 BRC-20 ,涌入 Bitcoin 生态,Bitcoin 网络交易量和费用捕获节节攀高。Bitcoin NFT/Inscription 链上交易量在 11 月 17 日历史首次超过了 3, 000 万美元,在 18 日将该数字推至 3, 500 万美元,连续多日创下新高。而在这个持续攀高的过程中,铭文热逐渐从 BRC-20 传导至 BTC NFT,并向多链和二层网络辐射。在 11 月 17 日,Bitcoin Frogs 交易量达 344.4 万美元,创下历史新高;地板价也从一周前的 0.06 BTC 张至 0.15 BTC,涨幅达 150% ,成为当前 BTC NFT 中无可争议的领头羊。

比特蛙(Bitcoin Frogs)的故事

比特蛙总量为 1 万个,现持有者数量为 4.3 k,交易量超过 626 BTC,市值约 1, 500 BTC(约 5, 500 万美元)。

作为最早的 Bitcoin Ordinals NFT 项目之一,比特蛙的诞生起源于 Deezy Labs 的 Vibegawd 和匿名艺术家 Frogtoshi 的一次偶然的联系,Frogtoshi 为 Frogs 创造出 10 k 艺术作品。Deezy Labs 作为当时 Bitcoin 网络为数不多支持闪电支付(lightning payments)的发射平台,为 Frogs 诞生提供了技术支持。Deezy Labs 曾经成功发射了 Astral Babes 的 3 k NFT 作品,并能够从铭刻费(inscription fees)中赚取差价以让平台获得收入。

因此,根据 Astral Babes 的经验和艺术家 Frogtoshi 的考量,决定通过 Deezy Labs 的发射台免费铸造 Frogs,即铸造者只需要支付铭刻 5 kb 的 Frogs PFP 的交易费,而 Deezy Labs 将能够从铭刻中赚取 0.5 BTC 的差价,且没有要求分配任何的 Frogs。不过,此前几乎没有人在 Bitcoin 上像这样发起过 10 k NFT 的铸造。(后来 Deezy Labs 创始人 danny 表示,未要求 Frogs 分配的原因是对于新项目持怀疑态度)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在 Frogs 铸造过程中,由于图像分层出现问题,导致所有铸造的 Frogs 都是“裸着的”,衣服全都在 Frogs 后面,也被社区成员笑称为“Only Frogs(现在印刷错误的 Frogs 也被称为”裸蛙“)。那会已经铸造了大约 2 千只裸蛙,且还有 3 千只在内存池中。最后,团队决定使用 Replace-by-Fee(RBF)来对内存池中的待处理 Frogs 进行取消,并暂停了铸造。RBF 是 Bitcoin 网络的一项功能,允许发送者在交易被区块链确认之前替换一个已存在但未确认的交易。

为了取消那些待处理的 Frogs,Deezy Labs 支付了近 1 BTC 的费用来替换交易。在解决完分层问题并重新铸造后,又将正确的 Frogs 发送给此前铸造了的用户,又额外花费了 1 BTC 的铭刻费用。最终 10 k Frogs 完成铸造,但也有 3.4 k 的裸蛙被铸造;在扣除 Frogs 中所赚取的 0.5 BTC 差价费用,Deezy Labs 在该起事件中仍约损失了 1.5 BTC。

在成功完成铸造后,Frogtoshi 为了报答 Deezy Labs,向该团队赠送了 1 个 Frog。Bitcoin Frogs 社区未受铭刻事件影响,在持续向前发展。后来,Deezy Labs 创始人 danny 惊叹于 Frogs 社区的惊人发展,也在二级市场上购买了一些 Frogs。

其他值得关注的 BTC NFT

Casey 在去年 12 月推出 Ordinals 协议,为每个聪赋予序号,任何玩家都可以通过 Ordinals 为聪添加诸如文本、图像和视频等类型的数据。最早,Ordinals 的玩家便是在聪上添加图像,也就是创建 NFT。Casey 本人最初的愿景也更贴切于用 Bitcoin 存储一些永远不会被改变的东西,而不是进行“代币化”炒作,某种程度上更符合 NFT 存储愿景。

当然,BRC-20 其实并不像我们所理解的在智能合约中进行交易的 FT:ERC-20 。从本质上来讲,BRC-20 是作为 JSON 文件被用于交易的,JSON 文件具有一个唯一的序数编号,每个 JSON 文件对应一个特定的 BRC-20 ,反而更像是我们所理解的非同质化的 NFT。这也是为什么 CryptoSlam 等数据网站仍然会将 BRC-20 铭文列为 NFT 计入的原因。

无论是 BRC-20 ,还是 BTC NFT,还是其他,本质上都属于 Bitcoin 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一个叙事所引起的讨论热潮以及资金涌动,也会促使用户的注意力,特别是踏空用户的注意力,转向生态中其他的叙事并成为早期用户,从而使资金外溢并向更多的分支覆盖。从目前来看,Ordinals 或 BRC-20 在整个 Crypto 仍属于十多亿美元的小众市场,而 BTC NFT 就更处于早期中的早期,这也可能意味着会有更多值得关注的机会。

大鹅(Goosinals)

在比特蛙交易量达到高峰的当日,Goosinals 交易量也达到了创纪录的 50 万美元,累积交易量接近 50 BTC,地板价也在近一周增长 187% 达 0.034 BTC。

为什么是鹅(Goose)?这里首先不得不提到 Dmitri Cherniak 的著名生成艺术作品 Ringers,当前地板价超过 40 ETH,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 Ringers 879 ,因在不规则图形的堆叠中出现了“鹅”的元素,也被冠以绰号“Goose”。Ringers 879 曾被已经破产的 3AC 以 1, 800 ETH 购买,但后来破产清算中被以 600 万美元拍卖。

比特币NFT大盘点:比特蛙和它的朋友们

从艺术品本身的“鹅”,到社区绰号的“鹅”,到拍卖出圈登上各大媒体的“鹅”,“鹅”俨然已经超越了 Ringers 作品本身,拥有了更多的叙事和含义。Dmitri Cherniak 则进一步为“鹅”创造了属于“鹅”的独特文化基因,推出了“鹅”的 cc0 艺术生成器。任何艺术家和用户都可以自由地创造和生成属于自己的鹅。随后一系列的衍生作品出现,以及在 Ordinals 诞生了我们现在所熟知的 Goosinals BTC NFT 和社区。

MNCHRMS

MNCHRMS 在今年 8 月诞生,由以体素为主要媒介的创意品牌 Beyond Rockets 团队创作,该团队曾在 2021 年在 Cardano 上线由城市激发的体素艺术作品,包括音乐专辑、头像合集等。MNCHRMS 图像只有黑白二色,这样的单色方案与计算机代码的二进制性质类似,而计算机代码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基础。另外,项目方还用这种经典的黑白配色来强调简单的复杂性,为黑白基调的 MNCHRMS 赋予了永恒的、大胆的、比特币无穷想象力的内涵,契合 BTC 简单即永恒的理念。

MNCHRMS 也得到了溢出资金的亲睐,近日交易量持续创出新高,累积交易量超过 8 BTC,地板价在 17 日以来增长一度超过 15 倍达近 0.006 BTC,但随后受早其持有者获利卖出而接近腰斩。

裸蛙(Misprint Frogs ᵛ¹)

裸蛙本质是早期比特蛙因分层错误而被弃用的 NFT,但由于序数编号比比特蛙更靠前,在比特蛙地板价较高,且裸蛙总量更少的情况下,受到了一些踏空资金的亲睐,具有一定的炒作空间。裸蛙地板价也在近日水涨船高,近一周增长超 260% 。不过,一个值得参考的例子是,CryptoPunk 和 V1 Punks,V1 Punks 是因为漏洞导致的分叉,发展出了独特的分叉文化,不过在总量更少的情况下,地板价与 CryptoPunk 仍相差甚远。

OrdiRats

OrdiRats 是 Bitcoin 链上 2, 000 个随机生成的 29 × 29 像素老鼠 NFT 的集合,契合了近期一段时间 BRC-20 动物板块行情的炒作,地板价在近一周一度涨超 10 倍。

Van Goghs painting

将梵高的绘画作品铭刻在 Bitcoin 上进行保存。在过去两周,这个叙事炒作非常成功,近 7 天交易量超过 105 BTC,目前地板价达 0.11 BTC。

原创文章,作者:吴说。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email;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推荐阅读
星球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