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do遭遇“屠龙”之围,LSD赛道迎来变局

avatar
Azuma
5个月前
本文约2587字,阅读全文需要约4分钟
上层意识压力+下层联合冲击,Lido该如何破局?

原创 | Odaily星球日报

作者 | Azuma

Lido遭遇“屠龙”之围,LSD赛道迎来变局

2022 年 9 月 15 日,以太坊通过“合并”完成了共识机制自 PoW 向 PoS 的切换。

时隔近一年,全网 ETH 质押(Staking)总数已超过 2640 万枚,质押比例已逼近 22% 。“质押服务”作为一条价值循环较为清晰的赛道,其背后所隐藏的千亿规模市场价值也已愈发清晰。

经历了近一年的“厮杀”,质押赛道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已形成了相对稳固的格局,Lido 凭借着流动性和组合性优势逐步确立了赛道领跑位置。截至发文,Lido 在质押赛道内的市占率约为 32.43% ,纵观过去近一年的赛道发展状况,几乎没有任何一家其他质押服务商能够望其项背。

Lido遭遇“屠龙”之围,LSD赛道迎来变局

 Odaily星球日报注:图内最下方的天蓝色区域为 Lido,市占率与之较为接近的唯一“实体”为所有未确认身份的质押群体集。

然而,在 Lido 市场位置日渐稳固同时,一场非预期的“政治”危机却正在悄然酝酿。这场危机所聚焦的核心问题在于 —— Lido 在质押市场一家独大的局面是否违背了以太坊的去中心化愿景,从而会阻碍以太坊的长期、健康发展。 

对此,社区之内也呈现出两派观点。支持 Lido 的一方认为,Lido 实际上是多个参与者之间的协调协议,将其视为单一实体简直是无稽之谈;但反对派却认为,一个近乎处于垄断地位的质押协议必然会损害以太坊网络的公信度,甚至会给整个以太坊生态招来监管的格外关注。

近期,随着两起事件的集中爆发,关于该问题的讨论迎来了集中爆发。 

事件一:行业自我约束

第一件事,说起来其实略搞笑。 

日前,Rocket PoolStakeWiseStader LabsDiva Stake、Puffer Finance 等五家质押服务商联合签署了一份由以太坊核心开发者 Superphiz 于今年 5 月发起的一份提案。该承诺的内容为,为了确保以太坊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建议所有的质押服务商共同遵守一份自我约束规则——承诺不占有超过 22% 的以太坊质押市场份额。

这一“联合宣言”摆明了就是冲着 Lido 去的。

截至发文,上述五家服务商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为 Rocket Pool,仅有 3.1% ,排名第二的 StakeWise 更是直接降到了 0.3% ……显然, 22% 的市场占有率对于这五家服务商而言是一个较长期内大概率无法触达的数字,因此当下签署承诺对其运营现状根本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Lido遭遇“屠龙”之围,LSD赛道迎来变局

然而,对于市场占有率已然超过 32% 的 Lido 而言,签署下这份所谓的行业自述承诺就意味着必须立即放弃 10% 的市场份额,等于是逼迫 Lido 放弃日积月累而来的近 1/3 运营及收入规模。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这就好比是中国队硬拉着巴西、阿根廷一块承诺暂时不拿世界杯一样……站在 Lido 的角度,自然不会同意签署这份所谓的联合承诺。今年 6 月,Lido 社区已就 Superphiz 的提案进行过一轮治理投票,最终的反对率高达 99.81% 。

综合来看,由 Superphiz 发起,Rocket Pool 等五家质押服务商推动的这份行业联合承诺,对于 Lido 而言并不会产生太过直接的影响效果,因为这份承诺并不会硬性约束 Lido 的自我运营,撑死了也就起到些“恶心人”的效果。

然而从间接影响来看,这场“做戏”难免会对 Lido 的声誉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因此若未了解事态全貌,用户会很容易产生以下这种想法——在面对这份披着“政治正确”外衣的承诺之时,Lido 采取了与“集体”截然相反的做法,这似乎存在逃避去中心化责任之嫌。

事件二:上层意识干扰

相较于前者,第二件事对于 Lido 而言则要更加危险。 

事件的点火选手为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在近期参与 Reflexer Finance(RAI)的 Discord 讨论时,Vitalik 提到 RAI 可以去支持那些非热门的流动性质押代币(除 stETH 之外的其他 LSD 代币)作为抵押品,相信 RAI 的崛起可以解决 Lido 当前“垄断”质押市场。

作为以太坊社区的精神教父级人物,Vitalik 对于 Lido 的“垄断”问题持如此态度并不奇怪,从生态整体的稳健性出发,Lido 过大的市场规模也意味着较大的单点风险,因此相较于“一枝独秀” Vitalik 会更偏向“百花齐放”。

更早之前,Vitalik 也曾提过类似于 Superphiz 的提议,建议所有质押服务商将市场规模限制在 15% 以下,这一数字比 Superphiz 所提议的 22% 更为严苛。

考虑到 Vitalik 在以太坊社区内的超然地位,其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整个以太坊社区的上层意识,而本次亲自下场给 RAI “指路”,也挑明了一条通过上层应用设计来影响底层 LSD 代币供需的潜在道路。

相较于自我约束承诺的“空打嘴炮”,这一细微的动作对于 Lido 却有着更大的潜在影响。虽然当前 RAI 的供应量仍然有限,但假使他日规模扩大,甚至于更多新的上层应用开始打着相同的旗号刻意避开 stETH,Lido 的市场占有率必然会随着需求的相对削减而面临缩减可能。 

对此,Lido 也很快给出的响应。Lido DAO 治理论坛内容显示,今年 6 月,一家名为 Let's Get HAI(HAI)的项目于论坛内提出资助申请,希望获得一批预算来支付第三方安全公司的审计费用。

Lido遭遇“屠龙”之围,LSD赛道迎来变局

HAI 系 Optimism 上的 RAI 分叉项目,其与 RAI 最大的区别在于有意支持 stETH,属于亲 Lido 的派系。在本次事件发酵前,Lido 虽已同意为 HAI 提供 6.3 万美元资助,但在 HAI 公布收款地址后半个月却迟迟没有打款。Vitalik 表态的次日,Lido 立即向 HAI 支付了这 6.3 万美元,这在侧面也可视为 Lido 对本次事件的回击。

若想逃过此劫,Lido 该做些什么?

结合 Lido 近期的动向来看,其可能选择的一条潜在方向是在以太坊之外寻找更多发育土壤

9 月 5 日,Lido Solana 团队在治理论坛发布提案,申请向 Lido DAO 寻求 150 万美元的财务支持。

然而,我个人并不认为这是破局良策,原因主要有二点。

一是熊市环境下外部生态很难提供类似于以太坊的价值回馈,此前 Lido 也曾部署至 PolkadotKusama,但最终因运营状况不理想而选择了关停,本次 Lido Solana 团队也提到若未得到财务支持,将考虑关停在 Solana 之上的服务。

二是即便 Lido 寻找到了优质的外部发育土壤,短期内以太坊生态依然会是 Lido 运营及收入的主阵地。外向扩展并不能有效解决内部矛盾,想要解决以太坊生态内部的上层意识压力以及下层联合冲击,Lido 还需要在生态之内寻找破局办法。

质押本身就不是个服务差异非常鲜明的市场,换句话说,相较于其他类似的竞争服务,Lido 本身并不具备特别的业务模式优势,其收益率状况也并不占优。之所以如今能够累积逾 32% 的市场占有率,主要还得归功于 Lido 长期稳定运营所建立的流动性及组合性优势

以太坊全网质押比例已逼近 22% ,这一速度并不算慢,但也意味着仍有 78% 的市场空间。随着质押服务赛道本身价值的放大,基于各类 LSD 代币、服务的上层应用赛道(LSDFi)也正在蓬勃发展,新的市场竞争正在展开。谁能够在新的竞争中拿到更多应用场景,谁就将迎来更大的市场需求,从而巩固甚至放大自身的市场规模。

就 Lido 本身而言,其大可借鉴 MakerDAO 的发展策略。稳定币本身也是一个服务差异并不鲜明的市场,为了放大 DAI 的市场需求,MakerDAO 一边做高 DAI 的收益率,一边通过 Spark Protocol 为 DAI 扩充更多的使用场景。

照猫画虎,Lido 既可通过 Curve 等金融工具为 stETH 放大收益机会,也可通过直接、间接(比如资助 HAI)的形式构建自身派系的上层应用生态,这或许才是顶住以太坊生态内部压力与冲击的有效策略。

原创文章,作者:Azuma。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email;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推荐阅读
星球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