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taking的“吸血鬼”攻击之下,Lido该如何解题?

avatar
Azuma
1周前
本文约2425字,阅读全文需要约4分钟
市占率从32%下降至29%,Lido主动求变。

原文作者:Lido 战略顾问 Hasu

编译:Odaily 星球日报 Azuma

Restaking的“吸血鬼”攻击之下,Lido该如何解题?

上周末,Lido 战略顾问 Hasu 针对近半年以来市场环境的变化,就 Lido 于去年 10 月所确定的“战略意图”(GOOSE)发布了首篇更新意见(reGOOSE #1 )。

文中,Hasu 提到了 Lido 当前所面临的主要挑战有两点:

  • 一是以太坊基金会的研究者们已开始讨论大幅削减以太坊网络的质押激励,这可能会从根本威胁到 Lido 等去中心化质押协议的经济效益

  • 二是随着再质押(Restaking)叙事的发展,EigenLayer 以及 LRT 等项目的补贴驱动已吸引了上百亿美元的资金流入,stETH 也因此被动遭遇了“吸血鬼”攻击,其市场份额已从 32% 下降至 29% 

面对上述两大挑战,Hasu 结合自身理解以及社区讨论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即 Lido 应该如何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潮流,哪些方面应该主动求变,哪些方面又应该坚守初心。

本文内容将主要聚焦于 Hasu 所提到的第二项挑战,即 Lido 面对 Restaking 的“吸血鬼”攻击究竟该如何解题。至于第一项挑战,由于以太坊基金会尚未就是否更改主网质押激励达成普遍共识,该提案仍处于研究与讨论阶段,Hasu 也认为此项提案至少在未来 12 个月内不会出现太大进展,所以本文就不再展开赘述了,对此部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去往论坛阅读原文。

以下为 Hasu 的原文内容(均为 Hasu 第一人称视角),由 Odaily 星球日报编译。

Restaking的“吸血鬼”攻击之下,Lido该如何解题?

Lido 与 Restaking

Restaking 是一种全新的经济模式,它允许同一抵押品在多个验证服务(在 Eigenlayer 的语境下被称为 AVS)中被使用,从而提高资本利用效率,但由于同时也会存在新的罚没(slash)条件,其风险也会对应增加。比如,同一些 ETH 既可以用作以太坊 PoS 验证的质押资产,也可以用来运行一个数据可用性节点(如 EigenDA)。

去年 10 月,在 Lido 制定 GOOSE 之时我曾讨论过 Restaking 的叙事。当时我的看法是,这确实是一项具备广阔前景的底层技术,但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全成熟。由于额外的罚没条件存在,Restaking 带来了新的风险,但来自 AVS 服务的收益回报在一开始时却微不足道。

然而,上述分析却忽略了一种可能性,即 EigenLayer 可以在预发布阶段炒作叙事,利用积分补贴来提前吸引资金流入。在撰写本文时,用户们总计已向 EigenLayer 存入了约 500 万 ETH(价值约 150 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存款甚至都是在 AVS 服务启动之前流入的。此外,由于围绕着 EigenLayer 的流动性再质押协议(LRT)以及其他一些 AVS 合作伙伴也都有着自己的补贴计划,这也助推了 Restaking 叙事的激励进一步增长。

虽然长期来看这些补贴注定是不可持续的,但当前的情况却是:大量质押用户已开始选择 Eigenlayer + LRT 的较高收益,而非 stETH 的较高安全性及其网络效应。

针对这一局面,我将从以下三个方面提出对 GOOSE 的更新建议。

stETH 应该继续作为 LST 存在,不应转变成 LRT

尽管 Restaking/LRT 的叙事目前大受欢迎,但我仍认为不应该将 stETH 转变为 LRT,原因有两点。

首先,正如初版 GOOSE 中所提到的,预计未来三年内将有更多的机构资本而非散户资本加入以太坊。如果以太坊的质押层想要保持足够的去中心化,那么 Lido 或其他去中心化质押协议赢得机构的青睐将会变得至关重要。根据我个人的经验,LRT 更高的风险以及主动管理的性质并不符合机构的风险偏好。对于 stETH 而言,海量的资金积累将使其成为最安全、最具流动性的 LST,转变为 LRT 并增加额外风险将有损这一基础。

其次,虽然 LRT 可以提供更高的收益率,但其性质却更接近以 ETH 计价的共同基金(mutual funds)或是借贷市场中的代币化存款。流动性质押的关键属性在于它是一个商品化的软件产品,但对于 LRT 来说,市场上的大部分人可能都难以匹配其风险及收益偏好。因此,LRT 不太可能实现显著的网络效应和深度流动性,这将进一步限制其采用。此外,LRT 主动管理的特性也可能导致它们更容易被视为需受监管的金融服务。

不过对于在 stETH 的基础之上构建额外产品(比如 LRT)的可能性,Lido 应该保持开放态度,只要市场对于该产品的需求可以与 Lido 的愿景保持一致。然而,stETH 本身作为 Lido 的基石,应该始终保持为 LST。

寻求可剥离罚没风险的质押服务,比如“预确认”

抛开 LRT 不提,我们也可以围绕验证者服务对 stETH 的用例进行更深层次探索,这也有两点原因。

  • 一是因为 AVS 可以大致划分为需要验证者的 AVS 以及不需要验证者的 ASV,后者可以基于任何类型的抵押品运作。

  • 二是并非每一项验证者服务都需要罚没机制才可运作,换句话说罚没风险可以被隔离,以免影响 stETH 持有者。

我认为 Lido 应当继续走在定义“什么才叫质押(Staking)”的最前沿,积极探索那些有助于以太坊扩展或安全愿景的验证者服务,并借此获取以太坊社区的支持。

2022 年,Lido 曾成为了首个承诺在所有节点中使用 mev-boost(协议外 PBS)的质押协议,其周全的策略在 MEV 最大化、节点选择、抗审查性之间实现了良好平衡,对整个行业的质押服务产生了积极影响。

如今,运行 mev-boost 已成为质押操作的常规部分,这表明了针对“什么才叫质押”的定义可以至更多额外的服务。

在我看来,“预确认”(pre-confirmation)将是 mev-boost 之后下一个可被广泛采用的验证者服务(尽管我预计它们将是 mev-boost 的演变而非取代)。“预确认”允许验证者承诺在当前区块内的所有交易之外额外再包含一笔交易,以便以更快的速度(对比 12 秒的下一次出块时间)对 Rollup 或 DEX 交易进行排序,从而在用户体验、安全性和互操作性等多个方面实现改善。

Lido 应成为“预确认”服务的领跑者,并开始寻找合作伙伴。此外需要注意的是,Lido 应该通过使用为每项新服务设立的专项基金等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而非选择那些会给 stETH 持有者带来额外风险的方案。

推动 stETH 成为 Restaking 市场中的头号抵押品

除了在内部探索与以太坊愿景相符的验证者服务(比如“预确认”)之外,成为各类 AVS 的头号抵押品对于 stETH 而言也将是一个机会,这些 AVS 要么不需要验证者,要么则是因为风险过高或不符合以太坊的愿景而无法在协议内部进行构建。

这一选择符合“维持 stETH 作为最安全、最贴合以太坊的 LST”的基本原则。Lido 不应该进入主动风险管理领域,而是应该想办法让质押用户可以通过诸如将 stETH 存入 Restaking 协议或 AVS 的方式来选择更高的风险/收益模式。

这需要围绕 stETH 建立一个繁荣的应用程序及合作伙伴生态系统,类似于 Lido 曾经通过集成至以太坊 DeFi 以及更广泛的 CeFi 领域时所做到的那样,属于生态系统建设的范畴。这也需要 Lido 深入了解 AVS 和 LRT 生态,与系统中的关键角色构建联系,并通过合作来协调激励措施。

鉴于 Lido 过往战略合作谈判方面历来表现不佳,我建议以此为目的在 Lido 内部创建一个新的生态系统建设团队。

本文翻译自 https://research.lido.fi/t/regoose-updated-goals-for-lido-in-the-light-of-mvi-and-restaking/7462原文链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推荐阅读
星球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