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庭审证人:一文总结关键证人的证词内容

avatar
jk
6个月前
本文约2062字,阅读全文需要约3分钟
“SBF认为他自己有5%的可能成为美国总统。”

原创 | Odaily星球日报

作者 | JK

SBF庭审证人:一文总结关键证人的证词内容

随着数字货币界巨头 FTX 的崩溃,其首席执行官 Sam Bankman-Fried 现已站上法庭,面临一系列的指控。此次审判吸引了全球媒体的广泛关注,旨在揭示 FTX 崩溃背后的关键人物视角以及 SBF 的潜在责任。从亲密合作伙伴到前员工,多位关键证人纷纷站出来,本文将一览这些证人的证词内容,并列出接下来将出庭发言的其他关键证人。

Gary Wang:受 SBF 指使给 Alameda 开后门,还可以从公司贷款

Gary Wang 是谁呢?他曾是 FTX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技术官,与 Sam Bankman-Fried 有着深厚的个人关系,两人从高中时代就认识,并在麻省理工学院曾是室友。在进入 FTX 之前,Wang 在 Google 有过工作经历。在 Google 上,Gary Wang 的中文名叫做王紫霄。他在法庭上的证词暴露了 FTX 内部的不正当操作,其中涉及数额巨大的客户资金被非法使用。这些内幕揭示了 FTX 和其关联公司 Alameda Research 之间的复杂关系。

SBF庭审证人:一文总结关键证人的证词内容

两人在 MIT 的合照。来源:SDNY US Attorney’s Office

在法庭上,Gary Wang 承认,在 Sam Bankman-Fried 的指示下,他对 FTX 的后端代码进行了修改。这些更改赋予了 SBF 创立的对冲基金 Alameda Research 独特的权限,使其可以获得高达 650 亿美元的信用额度,这个数字之大甚至让法官都倍感震惊。据报道,法官 Lewis A. Kaplan 甚至当庭确认了 Wang 说的是不是把英语里的“millon”(百万)说成了“billon”(十亿)。

更进一步,Wang 指出这种权限使 Alameda 可以产生负余额,并从 FTX 的用户账户中无限制地提款。当被问及被提取的资金来源时,Wang 明确表示,这些都是 FTX 的客户资金。

Gary Wang 的证词进一步证明,在 FTX 崩溃前夜,SBF 所发的用来宣称 FTX 没有任何问题推特是完完全全的谎言。

同时,Gary Wang 还提到,他个人从 Alameda 借款了 3500 万美元用来买一栋房产,这是否属于合规操作尚且需要打一个问号。同时,SBF 向 Wang 的 FTX 账户打了 100 万美元,用于支付贷款利息。FTX 律师及首席合规官 Dan Friedberg(在之前的 FTX 破产文件中被称为 SBF 的“调解人”)在记录贷款的期票上签了字。这位律师同时也会出庭作证。

Gary Wang 的证词和另一位证人 Adam Yedidia 的证词相符合。他和 Bankman-Fried 在麻省理工学院时期就认识,并且后来在 Bankman-Fried 位于巴哈马的价值 3000 万美元的公寓中一同工作和生活(FTX 最顶层的小圈子里的人才住在那座公寓里)。在 FTX 担任开发者期间,Yedidia 发现 Alameda 向 FTX 借款的规模,并于 2022 年 6 月直接与 SBF 对质,表达了对 Alameda 是否能够偿还这笔巨额债务的担忧。尽管 SBF 坚称他并没有深入参与 Alameda 的日常运营,而是主要依赖 Caroline Ellison,但 Yedidia 的证词似乎与此相悖。最终,当 Yedidia 于去年 11 月初得知 Bankman-Fried 涉嫌使用 FTX 客户的存款来支付 Alameda 的开支后,他决定辞去在 FTX 的工作,并与 SBF 断绝了联系。

Caroline Ellison: SBF 告诉我挪用 FTX 的资金来偿还 Alameda 的借款人

美国当地时间 10 月 10 日,Sam Bankman-Fried 的前女友和 Alameda Research 的 CEO Caroline Ellison 同样出庭作证。Ellison 于 2018 年加入 Alameda,并于 2021 年 10 月成为公司的联席首席执行官。她曾是 SBF 联系最紧密的三人小圈子的里的成员,参与了 Alameda 几乎所有的运营。在出庭作证之前,她已经认罪并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用作证来换取减刑。

根据 NBC 的报道,在法庭上,她描述了在 Alameda 遭受巨大亏损后,SBF 急切地寻求更多资金的策略。她的证词表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SBF 指示员工以任何可能的方式获取贷款,并创立了数字代币 FTT。Alameda 据她所说拥有该代币 60% 至 70% 的供应量,当 FTT 的市场价格从初始的 10 美分上涨至 50 美元时,Alameda 因此赚取了数十亿。

Ellison 还指出,尽管她最初认为这样做具有误导性,但 SBF 劝说她在资产负债表上记录这些 FTT 资产,使 Alameda 得以借入资金。之后,Alameda 对其他代币也采用了相同的策略。

除此之外,Ellison 还提到 Alameda 向公司内部人员提供了达 50 亿美元的私人贷款。这点与 Gary Wang 的证词相符合。

SBF庭审证人:一文总结关键证人的证词内容

Caroline Ellison 出席法庭。来源:Bloomberg

Ellison 表示:“Alameda 从 FTX 客户那里拿走了数十亿美元,并将其用于自己的投资,并偿还借款人。”“我们最终拿走了大约 140 亿美元,其中一些我们有能力偿还,”她作证说。“他(SBF)最初是 Alameda 的首席执行官和 Alameda 的所有者,他指示我犯下这些罪行。”

Ellison 还说,SBF 认为“他自己有 5% 的可能成为美国总统”。

SBF 一方是如何回应的?

SBF 一方的辩护律师目前把 SBF 描述成一个“无意害人”的形象。SBF 的律师 Mark Cohen 宣称,SBF 只是一个“数学书呆子,从不饮酒或者开派对”,也没有欺骗或想要欺骗任何人。他说,并不能因为人们在平台上失去了资金,就代表 SBF 犯下了诈骗罪。在庭审期间,SBF 一直在电脑上记笔记,只是偶尔和他的律师交谈。

针对 Wang 的证词,Cohen 说那“并不是一个秘密”,认为 Alameda 作为 FTX 上的一个合规做市商,这是一个确保其能够在需要流动性的时候借到资金的方式。

在针对 Ellison 的证词上,SBF 的律师则认为 Ellison 完全应该负有责任,并声称她对公司的管理存在疏漏。但是,Ellison 坚称 SBF 是最终决策人,并且一直在参与 Alameda 的相关事务。

同时,SBF 的律师提醒陪审团,几位证人都已经和美国政府合作,用以换取减刑。言下之意,这可能导致他们的证词会有失偏颇。

之后还会有哪些重磅证人出席?

这场审讯预计将会持续六周,而目前的第一周尚未结束。SBF 的三人核心圈子里的最后一人 Nishad Singh 尚未出席,而他也是检方最后的一位明星证人。除此之外,有相当一部分值得期待的证人:

  • Nishad Singh,FTX 前工程部门主管

  • Ryne Miller,FTX US 法务总顾问

  • Daniel Friedberg,FTX 前首席合规官

  • Ryan Salame, FTX 巴哈马分支的前 Co-CEO

  • Anthony ScaramucciSkyBridge Capital 的创始人,同时也是 Bankman-Fried 的朋友和商业伙伴

  • Alfred Lin,红杉资本

  • Zac PrinceBlockFi 的首席执行官

  • SBF 的教授父母,Barbara Fried 和 Joseph Bankman

还有一些可能上庭作证的实体包括各种风险投资基金和关注加密货币的公司,如 Genesis,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Fund, Third Point, Signature Bank 和 Voyager Digital

原创文章,作者:jk。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email;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推荐阅读
星球精选